• menu

    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提取物對育肥羊生長性能、免疫性能和肉品質

    發布時間:2020-11-30 10:00

    摘要本試驗旨在研究枯草芽孢桿菌、紫錐菊提取物對育肥羊生長性能、養分表觀消化率、腹瀉率、血清生化指標、器官指數、屠宰性能及肉品質的影響。選擇3~4月齡、體況相近的斷奶薩寒公羔27只,隨機分為對照組、枯草芽孢桿菌組及紫錐菊組(每組設3個重復,每個重復3只羊),分別飼喂基礎飼糧(對照組)、基礎飼糧+100mg/(kg BW·d)枯草芽孢桿茵(活茵數≥5x108CFU/g)(枯草芽孢桿菌組)及基礎飼糧+100mg/(kg BW·d)紫錐菊提取物(紫錐菊組)。預試期10d,正試期60d。結果表明:1)各組平均日增重、干物質采食量和料重無顯著差異(P>0.05),枯草芽孢桿菌組與對照組、紫錐菊組相比,整個育肥期干物質采食量分別降低了12.07%和8.87%。2)與對照組相比,枯草芽孢桿菌組干物質、粗蛋白質、粗脂肪、中性洗滌纖維和酸性洗滌纖維的表觀消化率顯著提高(P<0.05),紫錐菊組酸性洗滌纖維的表觀消化率顯著提高(P<0.05)。3)與對照組相比,枯草芽孢桿菌組腹瀉率,血清尿素氮、白蛋白、甘油三酯和葡萄糖濃度顯著降低(P<0.05),血清總蛋白、球蛋白濃度及脾臟指數、肺臟指數顯著提高(P<0.05);紫錐菊組血清堿性磷酸酶活性、球蛋白濃度顯著升高(P<0.05),血清白蛋白、尿素氮濃度顯著降低(P<0.05)。4)與對照組相比,枯草芽孢桿菌組屠宰率、GR值、眼肌面積和羊肉pH、粗蛋白質、粗脂肪含量均無顯著變化(P>0.05),羊肉剪切力、水分含量顯著降低(P<0.05),羊肉熟肉率顯著升高(P<0.05);紫錐菊組羊肉常規營養成分含量無顯著變化(P>0.05)。由此可見,枯草芽孢桿菌可以顯著提高育肥羊營養物質的表觀消化率和免疫性能,改善肉品質;紫錐菊提取物對育肥羊酸性洗滌纖維的表觀消化率有提高作用,對血清生化指標有一定改善作用。

    益生素作為一種新型的綠色飼料添加劑,既克服了應用抗生素所造成的菌群失調、耐藥菌株和藥物的毒副作用等不良影響,又能在畜牧業生產中提高飼料轉化效率、改善機體代謝和免疫水平,因而成為當前飼料添加劑領域研究的熱點?莶菅挎邨U菌(Bacillus subtilis)屬于我國農業部公布的可以直接飼喂的益生素,屬于革蘭氏陽性菌,在動物消化道內增殖產生纖維素酶及枯草菌素、多黏菌素、短桿菌肽和脂肽等多種活性物質,消耗消化道內游離氧,抑制有害好氧菌的增殖,提高飼料消化率和調節胃腸道微生態平衡,增強動物免疫力,已廣泛應用于各種單胃動物和水產動物飼料中。在反芻動物上,梁晉瓊等報道,枯草芽孢桿菌活菌制劑對細菌性腸道疾病具有治療和預防作用。中草藥紫錐菊(Echinacea)的主成分為多糖、烷基酰胺類化合物和咖啡酸類衍生物,能夠增強T細胞活性和巨噬細胞的吞噬能力,從而增強機體免疫力,被西方國家用于治療感冒、提高免疫力等。肉仔雞飼糧中添加紫錐菊,能顯著提高胸腺、法氏囊指數及血清葡萄糖、總蛋白、白蛋白濃度和堿性磷酸酶活性,降低血清甘油三酯、膽固醇濃度和谷丙轉氨酶、肌酸激酶活性。綜上所述,益生素枯草芽孢桿菌和中草藥紫錐菊均有增強免疫力的作用,并且不易產生耐藥性、無有害殘留、毒副作用小,是近年飼料添加劑領域研究的熱點,在單胃動物中已經廣泛應用,但在反芻動物中的應用效果還處在研究階段。本試驗研究了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提取物對肉羊生長性能、免疫性能和肉品質的影響,旨在為益生素枯草芽孢桿菌及中草藥紫錐菊提取物在反芻動物上的應用提供數據支持。

    1 材料與方法
    1.1 試驗動物與試驗設計
    選擇3~4月齡、體況中等、生長發育正常、健康的斷奶薩寒公羔(未去勢)27只,平均體重為(19.02±0.46)kg,隨機分為3組,每組設3個重復,每個重復3只羊。對照組飼喂基礎飼糧,基礎飼糧按照NRC(2007)肉用綿羊的需要標準配制,其組成及營養水平見表1;枯草芽孢桿菌組飼喂基礎飼糧+100mg/(kg BW·d)枯草芽孢桿菌;紫錐菊組飼喂基礎飼糧+100mg/(kg BW·d)紫錐菊提取物。預試期10d,正試期60d。
    blob.png

    1.2 試驗材料
    枯草芽孢桿菌:經過包埋處理,活菌數≥5×108CFU/g,山東寶來利來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提供;紫錐菊提取物:地上部分莖、葉、花的提取物,粉樣,含4%多酚,西安銳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提供。

    1.3 飼養管理
    試驗所用羔羊均來自定西旺盛養殖有限公司,采用舍飼方式分欄飼養,試驗前1周,打掃清理羊舍,并對羊舍、羊欄、食槽等進行消毒。試驗開始前,試驗羊逐個稱重、打耳標、藥浴和驅蟲(驅蟲后48h內徹底打掃羊舍)。然后將試驗羊分組,單欄飼養,羊欄長3.0m,寬2.5m,準備飲水和采食一體的食槽,每天喂料2次,時間為07:30、16:30,自由飲水。試驗羊舍為彩鋼半開放式羊舍,溫度、光照、通風等飼養環境條件一致。

    1.4 測定指標與方法
    1.4.1 生長性能
    試驗期間以重復為單位記錄每天投料量、剩料量、腹瀉數(每天08:00觀察糞便,糞便分為正常、稀軟、黏稠、水樣和血便5個等級,后4個等級均判斷為腹瀉,記錄腹瀉日只數),正試期每20d稱羔羊個體空腹活重(試驗開始及結束時連續2d稱重),計算羔羊平均日增重(average daily gain,ADG)、平均日采食量(average daily feed intake,ADFI)和干物質采食量(dry matter intake,DMI)、料重比(feed/gain,F/G)、腹瀉率(diarrhea ratio)。
    腹瀉率(%)=[腹瀉只數/(試驗只數×試驗天數)]x100。
    1.4.2 養分的表觀消化率
    在正試期第3135天,進行為期5d的消化試驗,利用糞袋收集每天的糞樣并稱重,充分混勻后取150g,平均分為3份:一份在105℃烘干,用于測定干物質含量;一份加入10%硫酸用以保存氨氮,在冰箱中冷凍保存備用;最后一份裝入鋁盒在65℃烘干至恒重,測定干物質含量,磨碎過40目網篩,貯存于廣口瓶中,然后將5d的糞樣全部混合并充分混勻,經粉碎后按四分法取樣200g。同時記錄每天每只羊采食量及干物質的采食量,每組每天采集飼料樣品200g,測定糞樣和飼料樣品的干物質、粗脂肪、粗蛋白質、中性洗滌纖維及酸性洗滌纖維含量,具體測定方法參考張麗英編著的《飼料分析及飼料質量檢測技術》。
    1.4.3 血清生化指標
    正試期最后l天08:00,所有試驗羊只空腹靜脈采血10mL于未加抗凝劑的離心管中,待其凝固后2312xg離心10min,吸取上清液于EP管中,置于-80℃凍存,測定生化指標時。凍存血清取出在37℃水浴中解凍,按照試劑盒說明書的劑量要求吸取血清樣本用全自動生化分析儀(BX一3010,希森美康醫用電子有限公司,日本)測定堿性磷酸酶活性及總蛋白、白蛋白、球蛋白、尿素氮、甘油三酯、葡萄糖濃度,堿性磷酸酶活性測定采用國際臨床化學聯合會(IFCC)建議的動力法,總蛋白濃度測定采用雙縮脲比色法,白蛋白濃度測定采用溴甲酚綠(BCG)比色法,球蛋白濃度為總蛋白和白蛋白濃度之差,尿素氮濃度測定采用酶偶聯速率法,甘油三酯濃度測定采用葡萄糖氧化酶一過氧化物(GOD-POD)酶比色法,葡萄糖濃度測定采用葡萄糖氧化酶法,各指標具體操作方法參考試劑盒說明,試劑盒均為廣東番禺區華鑫科技有限公司生產的通用型生化分析試劑盒。
    1.4.4 器官指數、屠宰性能及肉品質
    試驗結束后,從每組中隨機選擇3只健康且體重相近的試驗羊進行屠宰,宰前24h禁食,2h禁水,空腹稱重后采用伊斯蘭法(大抹脖法)屠宰剝去毛皮、頭、四肢、內臟(保留腎及腎周脂肪),靜置30min后稱重胴體,計算屠宰率,公式如下:
    屠宰率(%)=(胴體重/宰前活重)X100
    同時,剝離肝臟、脾臟、心臟、肺臟,用吸水紙吸干各器官表面多余水分并稱重,計算各器官指數,公式如下:
    器官指數(%)=(器官重量/宰前活重)x100。
    參考趙有璋的方法,用硫酸紙描出第12一13肋骨之間脊椎上眼肌的橫截面積,用求積儀測定眼肌面積,然后用游標卡尺測定第12與13肋骨之間距離背脊中線11cm處的組織厚度,即GR值。取右側第5~10肋骨之前的背最長肌帶回實驗室,在2h內測定pH、剪切力,取3次測量的平均值,同時,用圓形取樣器(直徑2.532cm)取厚度為1cm的背最長肌1塊,稱重后肉樣上、下各鋪18層中性濾紙,然后置于2塊塑料墊板中間,加壓至35kg,保持5min,撤除壓力后稱重,計算失水率,公式如下:
    失水率(%)=[(肉樣壓前重量一肉樣壓后重量)/肉樣壓前重量]×100。
    取100g左右腰大肌稱重后,用2000W的電爐蒸煮45min,取出吊掛冷卻30min后稱重,計算熟肉率,公式如下:
    熟肉率(%)=(肉樣蒸煮后重量/肉樣蒸煮前重量)×100。
    取右側第11一13肋骨背之間的最長肌真空包裝,保存于一20℃,用于常規營養成分測定,常規營養成分參考《肉與肉制品總脂肪含量的測定》(GB/T 9695.7—2008)、《肉與肉制品水分含量的測定》(GB/T 9695.15—2008)、《肉與肉制品氮含量的測定》(GB/T 9695.11—2008)。

    1.5 數據處理與統計分析
    試驗數據采用SPSS19.0進行統計分析。采用one—way ANOVA程序進行方差分析,采用最小顯著差數(LSD)法進行多重比較,顯著水平設為P<005,試驗數據表示為平均值±標準差。

    2 結果與分析
    2.1 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提取物對育肥羊生長性能的影響
    由表2可知,試驗羊育肥中期(2140d)增重最快,平均日增重均達到250g/d以上,其次是育肥前期(1—20d),平均日增重均達到228g/d以上,育肥后期(41—60d)增重較慢,整個試驗期,對照組、紫錐菊組、枯草芽孢桿菌組育肥羊平均日增重無顯著差異(P>0.05)。就干物質采食量來說,枯草芽孢桿菌組育肥羊整個育肥期(1~60d)干物質采食量最低,分別比對照組、紫錐菊組降低了12.07%和8.87%,但3組之間差異不顯著(P>0.05)。

    飼糧中添加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提取物可使育肥羊料重比在數值上降低,整個育肥期(1—60d)枯草芽孢桿菌組、紫錐菊組的料重比分別比對照組降低13.64%和6.99%,但差異不顯著(P>0.05)。育肥前期(1—20d)、育肥后期(41—60d)和整個育肥期(1—60d)的料重比枯草芽孢桿菌組、紫錐菊組和對照組之間無顯著差異(P>0.05)。育肥中期(21—40d)紫錐菊組料重比顯著高于枯草芽孢桿菌組(P<0.05),但與對照組無顯著差異(P>0.05)。

    blob.png
    2.2 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提取物對育肥羊營養物質表觀消化率的影響

    由表3可知,枯草芽孢桿菌對營養物質的表觀消化率具有顯著的影響(P<0.05),與對照組、紫錐菊組相比,枯草芽孢桿菌組干物質、粗蛋白質、粗脂肪、中性洗滌纖維和酸性洗滌纖維的表觀消化率均顯著地升高(P<0.05)。紫錐菊組與對照組相比,除了酸性洗滌纖維的表觀消化率顯著升高(P<0.05)外,其他營養物質的表觀消化率差異不顯著(P>0.05)。

    blob.png

    2.3 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提取物對育肥羊腹瀉率的影響

    由表4可知,飼糧中添加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提取物均具有降低育肥羊腹瀉率的作用,枯草芽孢桿菌組、紫錐菊組的腹瀉率分別比對照組降低了50.00%和11.03%,但紫錐菊組與對照組差異不顯著(P>0.05),枯草芽孢桿菌組顯著地低于對照組(P<0.05)。

    blob.png

    2.4 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提取物對育肥羊血清生化指標的影響

    由表5可知,枯草芽孢桿菌組育肥羊血清尿素氮、白蛋白、甘油三酯和葡萄糖濃度顯著低于對照組(P<0.05),血清總蛋白、球蛋白濃度顯著高于對照組(P<0.05)。紫錐菊組血清堿性磷酸酶活性、球蛋白濃度顯著高于對照組(P<0.05),血清白蛋白、尿素氮濃度顯著低于對照組(P<0.05)。與紫錐菊組相比,枯草芽孢桿菌組的血清堿性磷酸酶活性及甘油三酯、葡萄糖濃度顯著降低(P<0.05),總蛋白、球蛋白濃度顯著升高(P<0.05),其余指標差異不顯著(P>0.05)。

    blob.png

    2.5 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提取物對育肥羊器官指數的影響

    由表6可知,枯草芽孢桿菌組、紫錐菊組脾臟指數顯著高于對照組(P<0.05),枯草芽孢桿菌組肺臟指數顯著高于對照組和紫錐菊組(P<0.05),各組肝臟指數、腎臟指數和心臟指數無顯著差異(P>0.05)。

    blob.png
    2.6 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提取物對育肥羊屠宰性能和肉品質的影響

    由表7可知,各組育肥羊的屠宰率、GR值、眼肌面積和羊肉pH、粗蛋白質、粗脂肪含量均無顯著差異(P>0.05)?莶菅挎邨U菌組羊肉的剪切力顯著低于對照組和紫錐菊組(P<0.05)?莶菅挎邨U菌組和紫錐菊組羊肉失水率顯著低于對照組(P<0.05)?莶菅挎邨U菌組和紫錐菊組羊肉熟肉率顯著高于對照組(P<0.05)?莶菅挎邨U菌組羊肉水分含量顯著低于紫錐菊組和對照組(P<0.05),紫錐菊組與對照組羊肉常規營養成分含量無顯著差異(P>0.05)。

    blob.png

    3 討論
    3.1 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提取物對育肥羊生長性能的影響
    仇武松等報道飼糧精料中添加0.72%的枯草芽孢桿菌對湖羊平均Et增重無顯著影響,但能使采食量、料重比顯著降低。張志焱等在育肥羊飼糧精料中添加l%的含有枯草芽孢桿菌的酶制劑時,育肥羊平均日增重較對照組顯著升高12.88%,料重比顯著降低6.50%,對平均日采食量無顯著影響。Upadhaya等在豬上的試驗結果表明,在飼料中添加枯草芽孢桿菌使6周齡以內仔豬平均日增重顯著升高,料重比顯著降低,但對生長后期7~16周齡豬的生長性能無顯著影響。JCrgensen等報道,枯草芽孢桿菌對28~42日齡仔豬生長性能無影響,使43~120日齡仔豬平均日增重顯著升高,料重比顯著降低,121~182日齡仔豬平均日增重顯著降低、料重比顯著升高,在整個試驗期,枯草芽孢桿菌能顯著提高平均日增重和料重比。Aly等研究發現,在夏季,紫錐菊可顯著提高羅非魚的體增重、特定生長率和成活率。Oskoii等研究了在虹鱒魚飼料中添加紫錐菊對其生長性能等指標的影響,結果表明,各紫錐菊添加劑量均能提高虹鱒魚的體增重、特定生長率,降低餌料系數,且0.5%添加量效果最佳。本試驗研究結果表明,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提取物對育肥羊平均日增重影響不顯著,這與仇武松等的研究結果一致;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僅使育肥羊料重比在數值上降低,這與其他前人的研究結果不一致,這可能是由于添加劑量或者動物種屬差異造成的,后續將進行不同添加劑量的篩選試驗。

    3.2 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提取物對育肥羊營養物質表觀消化率的影響
    微生物添加劑可以提高飼料消化率,據報道,在奶牛飼糧中添加益生素可以改變瘤胃與后段消化道的微生物數量、瘤胃發酵模式,增進營養物質的外流速度,提高營養物質的消化率和飼糧利用率。肖怡以2.4×108、2.4×109、2.4x1010CFU/(只·d)3個不同水平的芽孢桿菌添加到飼糧中飼喂肉羊,結果顯示,2.4×109CFU/(只·d)芽孢桿菌的添加顯著降低了肉羊干物質采食量,提高了干物質、有機物、中性洗滌纖維、酸性洗滌纖維、氮的表觀消化率和沉積氮,并顯著提高了飼糧消化能和代謝能。周盟試驗結果顯示,枯草芽孢桿菌能顯著提高犢牛營養物質表觀消化率。Noh等研究表明,飼糧中添加5%的枯草芽孢桿菌可顯著提高干物質、總能和粗灰分的表觀消化率。以上結果與本試驗結果相似。本試驗中,與對照組、紫錐菊組相比,枯草芽孢桿菌組干物質、粗蛋白質、粗脂肪、中性洗滌纖維和酸性洗滌纖維的表觀消化率均顯著地升高。這可能是枯草芽孢桿菌在在胃腸道中定植后,通過增殖能夠為動物機體補充蛋白酶、脂肪酶、淀粉酶、纖維素酶等具有較強活性的酶類,降解動物體內的蛋白質、甘油三酯、非淀粉多糖、結構性碳水化物等,降解某些抗營養因子,對動物機體進行輔助消化,促進反芻動物對營養物質的消化和吸收,從而提高飼料利用率。紫錐菊對免疫性能影響方面研究較多,對營養物質的表觀消化率的影響未見報道。本試驗中,紫錐菊組育肥羊酸性洗滌纖維表觀消化率顯著高于對照組,其作用機理還需進一步研究。

    3.3 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提取物對育肥羊腹瀉率、血清生化指標和器官指數的影響
    枯草芽孢桿菌可以拮抗致病菌、增強機體免疫能力,在不良的環境下,以孢子形式存在,生長速度快,產酶能力強,在改善畜禽生長性能、維持動物腸道菌群平衡、提高腸道抗氧化能力及提高機體的免疫機能等方面均有較好的效果。紫錐菊中的異木聚糖和阿拉伯糖能夠刺激單核淋巴細胞的增殖和巨噬細胞的活性,使巨噬細胞釋放腫瘤壞死因子—α、白細胞介素—l和干擾素β等,提高非特異性T細胞的活性,促進淋巴細胞的分泌,從而增強機體免疫機能。紫錐菊具有顯著的免疫刺激作用,其免疫調節作用與增強巨噬細胞和淋巴細胞功能、刺激細胞因子和抗體的產生有密切關系?莶菅挎邨U菌對牛、羊腹瀉具有預防治療作用,梁晉瓊等用芽孢桿菌制劑灌服腹瀉犢牛3d后,止瀉率達到93.33%,灌服腹瀉羔羊3d后,止瀉率達到86.66%。姚維平等研究結果表明,飼糧中添加1.5%的紫錐菊制劑,可以降低斷奶仔豬腹瀉率。本試驗飼糧中添加枯草芽孢桿菌后,與對照組相比,育肥羊腹瀉率降低了50.00%,這可能是由于枯草芽孢桿菌在消化道定植后,產生多種消化酶類,補充育肥羊內源性消化酶的不足,建立胃腸道黏膜微生物防御屏障,維持胃腸道微生態平衡,同時,產生生理活性物質和抗菌物質,這些抗菌物質對細菌、病毒、真菌等都有抑制作用,提高機體免疫機能,降低腹瀉率。紫錐菊組育肥羊腹瀉率數值上比照組降低,但是差異不顯著,這與前人在斷奶仔豬上的研究結果不一致,這可能是由于本試驗中紫錐菊添加量小。袁彩紅研究結果證明,紫錐菊揮發油對金黃色葡萄球菌、枯草芽孢桿菌和大腸桿菌的最低抑菌濃度分別為2.50、1.25和0.63mg/mL,紫錐菊的抗菌作用是其含的多糖和咖啡酸等多種代謝活性物質共同作用改變巨噬細胞活性的結果。
    郭軍蕊研究表明,蛋雞飼糧中添加枯草芽孢桿菌能使第2、3、4、12、16、20周血清葡萄糖濃度和第2、3、8、12、20周血清尿素濃度顯著降低,第16周血清免疫球蛋白A濃度,第1和4周血清免疫球蛋白G濃度和第2、4、8周血清免疫球蛋白M濃度顯著升高。李衛芬等報道飼糧中添加枯草芽孢桿菌能顯著提高血清堿性磷酸酶活性,降低尿酸、膽固醇和甘油三酯的濃度。Qadis等研究結果認為含有枯草芽孢桿菌的復合益生素制劑可以提高斷奶犢牛血清中免疫因子水平,增強斷奶犢牛的細胞免疫功能。Sun等研究表明,納豆枯草芽孢桿菌增加了斷奶犢牛血清免疫球蛋白和干擾素γ(IFN-γ)濃度。也有報道認為,飼糧中添加地衣芽孢桿菌與枯草芽孢桿菌復合益生素對犢牛血清生化指標沒有顯著影響。代雪立等認為,蛋雞飼糧中添加l%的紫錐菊復方制劑可使血清葡萄糖、總蛋白濃度和堿性磷酸酶活性顯著提高,血清甘油三酯、膽固醇濃度顯著降低。本試驗中,枯草芽孢桿菌組育肥羊血清尿素氮、白蛋白、甘油三酯和葡萄糖濃度顯著降低,總蛋白、球蛋白濃度顯著升高,紫錐菊組育肥羊血清堿性磷酸酶活性、球蛋白濃度顯著升高,血清白蛋白、尿素氮濃度顯著降低。血清總蛋白主要生理作用為保持組織蛋白動態平衡,修補組織,維持血液pH穩定等,必要時通過氧化作用為機體提供能量,因此血清總蛋白和白蛋白濃度反映機體的營養和免疫狀況,血清尿素氮濃度可以較準確地反映動物體蛋白質的代謝情況和飼糧氨基酸的平衡情況,血清尿素氮濃度降低表明氮在體內沉積增加,飼料中蛋白質利用率提高。血清甘油三酯濃度是體內脂質代謝的反映,甘油三酯濃度的降低能保證脂類正常代謝,促進動物的健康生長。堿性磷酸酶主要由成骨細胞和肝臟合成分泌,是反映骨代謝的重要指標,在骨礦化過程中發揮著積極作用。
    器官發育程度主要由營養水平和品種決定,復合芽孢桿菌制劑對肉兔腸道發育具有促進作用。孫煥林研究發現,肉雞飼糧中添加枯草芽孢桿菌能顯著提高脾臟指數和法氏囊指數,紫錐菊對器官指數的影響未見報道。本試驗結果顯示,飼糧中添加枯草芽孢桿菌能使脾臟指數、肺臟指數顯著升高,這可能是由于枯草芽孢桿菌分泌的活性抗菌物質能促進機體免疫器官成熟,使這些器官組織處于高度反應準備狀態,T淋巴細胞、B淋巴細胞數量增多,提高動物機體的體液和細胞免疫水平。紫錐菊提取物使脾臟指數顯著升高,紫錐菊提取物中的異木聚糖和阿拉伯糖能夠刺激單核淋巴細胞的增殖和巨噬細胞的活性,提高非特異性T細胞的活性,從而增強機體免疫機能,促進免疫器官的增大。

    3.4 枯草芽孢桿菌和紫錐菊對育肥羊屠宰性能和肉品質的影響
    李衛芬等研究表明,肉雞飼糧中添加枯草芽孢桿菌,能使胸肌失水率降低22.66%,肌肉亮度值、紅度值和黃度值在數值上有所提高。也有報道稱飼糧中添加枯草和地衣芽孢桿菌對肉雞肌肉失水率影響不顯著。紫錐菊提取物對屠宰性能和肉品質的影響未見報道。本研究結果顯示,飼糧中添加枯草芽孢桿菌后,使羊肉的剪切力、失水率降低,熟肉率升高,因而對羊肉的品質具有改善作用,而紫錐菊提取物能使羊肉的熟肉率升高。

    4 結論
    ①飼糧中添加100mg/(kg BW·d)的枯草芽孢桿菌,可以使育肥羊日采食量、料重比在數值上有所降低,顯著提高干物質、粗蛋白質、粗脂肪、中性洗滌纖維和酸性洗滌纖維的表觀消化率。
    ②飼糧中添加枯草芽孢桿菌可以提高育肥羊的免疫性能,降低育肥羊腹瀉率和血清堿性磷酸酶活性及尿素氮、白蛋白、甘油三酯和葡萄糖濃度,提高肺臟指數、脾臟指數和血清總蛋白、球蛋白濃度。
    ③飼糧中添加枯草芽孢桿菌對育肥羊屠宰性能無顯著影響,但對肉品質具有改善作用。

    ④飼糧中添加100mg/(kg BW·d)的紫錐菊提取物,使酸性洗滌纖維的表觀消化率和血清球蛋白濃度顯著升高,血清白蛋白、尿素氮濃度顯著降低。

    注:本文由生物飼料開發國家工程研究中心(BFC)小編整理發布,如有任何建議或意見及投稿等,請您加小編微信(17778173609)交流互動。

    參考文獻略

    責編:菌酶博士

    審閱:陳達博士

    來源:動物營養學報

    作者:宋淑珍 王彩蓮 吳建平 潘發明 唐春霞 郎俠 宮旭胤 王斐 劉立山

    轉載請保留此內容

    免責聲明: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跟我們聯系刪除!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或支持其觀點。本網站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


    欧美一级特黄精品A片